李鱼顿了一顿便牵着华姑的手向前走去李伯皓和

分享到:
注:唐朝时候,兄对弟也习惯称哥,排行第几就叫几哥,甚至对父亲也有称,几哥的,不过类似这种古代风俗我就不严瑾照搬了,以照顾今人理解习惯为宜。
 
 第040章 李鱼张网
 
    李鱼趁机说服武士彟:“大都督,这样真的不行呀!且不说会打草惊蛇,而且二小姐穿着如此累赘,真要遇到危险,反而不易逃脱啊!”
 
    武士彟迟疑起来:“这个……”
 
    华姑趁机艰难迈步,往屋里走去:“脱了脱了,赶紧脱了。我顶多穿一层就行了,多了实在受不了!”门内还有两个婆子是侍候华姑穿衣的,华姑走进去,房门咣当一声就关
 
上了。
 
    李鱼见武士彟忧心忡忡,便劝慰道:“都督尽可放心,只要……只要都督大人派来的那两位剑客靠谱些,还怕歹人行凶不成?料那歹人既然向一稚女儿童下手,也不是什么了
 
不起的大高手。”
 
    武士彟搓了搓手,又往房门看了看,叹口气道:“嗯,但愿如你所言吧。”
 
    武士彟扭过头来,又对李鱼道:“至于伯皓、伯轩两兄弟,倒也不是外人,其父与我有通家之好。这两兄弟的一身剑术武功,也确实不俗。虽然性情跳脱顽皮了些,但大事临
 
头,还是靠得住的!”
 
    李鱼现在就怕那两兄弟不靠谱,所以虽然嘴上安慰武士彟,心中实也惴惴,如今听武士彟这么说,方才放下心事。
 
    这边房中华姑将里里外外的软甲都卸了下来,只穿了一层,活蹦乱跳地跑出来,与方才步履蹒蹦的模样判若两人。
 
    李家兄弟也换了衣袍回来,那身骚包装备全然不见了,剑穗也摘了,就只腰间那条宝光烁烁、极为吸睛的腰带不曾换掉,不过二人特意把袍子向上扯了扯,将那腰带掩住了,
 
武士彟瞧见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一切准备停当,众人便向后院走去,武士彟的妻子杨氏、长女武顺,还有大队的家丁仆从纷纷围拢过来。李鱼瞧这前呼后拥的模样,不禁大皱其眉,无奈地对武士彟道:“大
 
都督,如果我们这个样子出去,恐怕歹人早就逃之夭夭了,这样子不行啊!”
 
    武士彟左右看看,也觉得有点夸张,便挥手道:“散了散了,都散了!夫人,你与顺儿快回房去。家将仆从,各持兵刃,藏于后门左右两侧,只等伯皓伯轩发出讯号,便一起
 
冲出。老夫……老夫就候在这里!”
 
    武士彟说罢,便原地站住了。杨夫人忐忑不安,又对二女儿殷殷嘱咐了一阵,才与大女儿武顺一步三回头地离开。那些手持棍棒刀枪的家将家仆俱都依言藏于后院墙左右,贴
 
墙站定,等候命令。
 
    李鱼牵起华姑的手,看了看李伯皓和李伯轩两兄弟,沉声道:“拜托二位了!”
 
    李伯皓按了按被他换插到腰间的长剑,冷冷一笑:“尽管放心,不管他是何等宵小,李某但只一剑在手,全不放在眼里!”
 
    华姑突然开口道:“如有可能,尽量捉活的!”
 
    武士彟欣然点头:“还是二囡聪慧,伯皓、伯轩,如有可能,最好留一个活口!”
 
    武士彟双眉一扬,冷冷地道:“我倒要瞧瞧,究系何人,欲伤我武某家人!”
 
    武士彟虽一表人才,但正如此刻仍是土鳖的李鱼,未曾发迹前,也是做过各种生意的小民。年轻时候,武士彟曾经挑着豆腐担子,穿街走巷地卖过豆腐,后来又跟着同乡许文
 
宝一起倒腾过木材,因此大富。
 
    因为有过这些经历,所以平时的武士彟平易近人,几乎瞧不出几分久居上位者那种不怒自威的仪态。但他毕竟已然贵为一方封疆大吏,锋芒不露,不代表他不是位高权重。
 
    他与太上皇李渊交好,当初妻子相里氏病故,续弦的杨氏是李渊亲自为他选定的,又令桂阳公主为他主办婚事,所有费用朝廷给予。皇帝提亲、公主主婚,费用国家支给,这
 
等殊荣,着实罕见。
 
    及至李世民继位,武士彟离开中枢到了地方,坊间常说武士彟已经失宠,实则也是不然,李世民对武士彟其实也极其信任,否则也不会因为利州都督李孝常谋反,而把武士彟
 
派至利州收拾残局,并给予他三府兵权了。
 
    而且武士彟在利州任上,因其政绩,也曾受到过李世民的一再嘉奖。如此一位开国元勋,受到先后两任皇帝重用、信任的封疆大吏,虽然锋芒内敛,但一旦动怒,却也似出鞘
 
的利剑一般,锋寒扑面!
 
    如今有人打起了他家人的主意,武士彟是真的怒了。
 
    李鱼向武士彟点点头,又看了李伯皓兄弟二人一眼,牵着华姑的手向后门走去。
 
    李鱼和华姑先出了后门,往门口一站,抬眼望去,但见金黄灿烂,蔓延无尽,如同一片金色的海洋。
 
    李鱼不动声色地对藏身门后的李伯皓和李伯轩道:“歹徒应有三人,两个埋伏在花田之中,一个藏身在我左侧一棵大树之上。先动手的,是藏在花田中的两个,还请两位剑客
 
注意了!”
 
    李伯轩奇道:“咦?你怎知道?”
 
    华姑也学着李鱼,头也不回,眺目远望,却小声张口说道:“伯轩哥哥真是个笨蛋,李鱼哥哥会道法,会算嘛!”
 
    李伯轩揉了揉鼻子,悻悻地没有说话。李伯皓睨了二弟一眼,心道:“幸好我没问出口!”
 
    李鱼顿了一顿,便牵着华姑的手向前走去。李伯皓和李伯轩也踱出了后门儿,往左右门边一倚,做出一副无所事事的守门家丁模样。华姑走着,好奇地抬头看了李鱼一眼,道
 
:“李鱼哥哥,真的有人想杀我?”
 

欢迎转载北京赛车走势图彩控_北京赛车走势图彩控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北京赛车走势图彩控_北京赛车走势图彩控官网 » 李鱼顿了一顿便牵着华姑的手向前走去李伯皓和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