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只把眼睛盯在眼下的几个小钱上就商业行多的

分享到:
  尼德霍格无忧无虑的进入了梦乡,夹杂有口臭的呼噜不断喷出。腥臭的风拂过岩壁撩过发梢,沐浴在月光下的李林继续那个仰望天空的姿势,红之瞳反射着异域的光芒。
 
    ############
 
    一个小小的【丘陵】在岩壁上缓慢蠕动,节奏间隙漫长的让人会忽略这种为何自然的现象。此地的住民全是龙和蛇这样的爬行类,愈加不会去注意这种细节。
 
    侏儒(dvergr)阿尔贝利希(alberish)正是熟知并活用这知识,一次次平安出入拉塔托斯克山谷,攫取巨蛇蜕下的老皮或者龙遗落的鳞片,将这些荒谷特产带回沼泽里的作坊,精制加工成防具后以成本价10倍甚至二十倍的价格出售,换回丰厚的利润。
 
    【我不贪心,我只拿应得的那一份。】
 
    每当有人指责他的贪婪或是夜深人静清点闪闪发光的金币时,阿尔贝利希都爱这么唠叨。
 
    这种令人厌恶的守财奴作风让他没有什么朋友,更不会有人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单身汉阿尔贝利希面对这种窘境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深信只要有数量足够的金币,不管是乡下酒馆里的娼妇还是家教良好的贵族千金都会乖乖的躺倒床上去,只要价格合理,对象是个丑陋的侏儒也不是什么问题。
 
    阿尔贝利希现在的财产金额和理想数值还有一段不算小的距离,女性们当然也不会搭理他。
 
    这种境况很快就会得到纠正――趁着月光被云层短暂遮蔽的空挡潜入荒谷的侏儒再次在心中用发誓的语气嘟囔着,抬头望了一眼悬崖侧上方几乎连轮廓都看不清楚的洞窟。
 
    【龙的财宝】。
 
    无论是其本身的价值,还是炒热来源地后翻番的价值都足够实现任何梦想――仅限于他个人的。即便风险很高,但足以为之疯狂的回报足以弥消天枰另一端风险的分量。
 
    侏儒们很贪财,但并不是无脑的单细胞生物,从发现龙穴开始的整整5年里,阿尔贝利希都在观察屋主的生活习惯,了解对方的活动规律。最后才决定今年动手,从时间上来推算,现在应该是黑龙冬眠后第一次进食结束,很容易放松警惕,睡得也比较死,成功几率相对较大。
 
    顺着夜晚的山风隐约听见的呼噜正是对他的推理最有力的证明。
 
    压抑下兴奋和恐惧的情绪,短小的四肢再次开始攀岩作业,雄心勃勃的阿尔贝利希已经迫不及待搬走属于他的财宝了……
 
    右脚踏上最后一块勉强容下脚掌的岩石,双手撑起身体把脑袋露出洞口边缘的平台以窥探龙穴。眼前风景从光秃秃的岩石转换的那一刻,攀登近千尺绝壁过程中都不曾紊乱的气息节奏突然变了调。先是深深的吸气,接着是悠长的屏息,最后变成了急促的喘息。
 
    好色。这是有机生物一定会有的机能。但除了软体动物之类的低等动物,智慧种族中喜欢同性的家伙总是少数派,侏儒也不例外,阿尔贝利希更是绝对的异性恋。三个月前还在酒馆里取笑过一个喜欢和男人勾搭的兽人。
 
    不过眼前过于异常的存在确确实实让他脑子有点发晕。
 
    【偏离常识的美少年】――阿尔贝利希得出了和尼德霍格惊人相似的第一印象,黑发红瞳的异貌未曾听闻更不曾想象过。匀称的体格以及略显中性化的端正相貌增幅了鉴赏的价值。月光照耀下的裸体比任何雕像都强化突出了将知性与感性协调完善至极限的美。阿尔贝利希的双手也曾打造国宝级的金银饰物,但在此刻,那些作品全成了路边的小石子。
 
    【自身不足而自卑的家伙,肤浅的占有欲让你连身处何地都忘记了吗?】
 
    嘲讽的声音从脑髓开始一下子抽走了全身的体温,身体却僵硬着无法做出任何回应,所谓被蛇盯上的青蛙的感觉,侏儒万分真切的感受到了。
 
    俊美雕像的右手食指伸向其左侧被夜幕笼罩的黝黑山坳,指尖跳出青白色的光弧,大量圆珠形的光粒聚集在光弧周围形成光之漩涡,逐渐加速到了无法分辨光流方向的超高速,一口气爆发出来。
 
    暗夜和蓝色镜片也遮挡不住的光轴疾驰于夜空中,加速收束后的能源奔流直击在山的顶峰。直径约90尺的光球膨胀闪现深夜的荒谷中,爆散的灼热熔岩划出让人心颤的弧线坠向地面。皮肤也感到灼痛的热风和巨大的爆音中,阿尔贝里希肉团一样的身体被抛向空中,撞击在岩壁上又反弹回地面,洞穴内的干草树枝起了良好的缓冲作用,除了些许的擦伤和撞击伤,侏儒的身体尚算完好。
 
    挣扎着从陷坑中爬出来,迎接阿尔贝利希的是一阵腥臭的火热鼻息,一双琥珀色的细缝眼瞳紧盯着他,从布满血色的眼白来看,睡眠被打断的黑龙显然处于爆发的边缘。
 
    【别太兴奋把客人给吞了。】
 
    被恐惧吞掉几乎所有意识的脑里鸣响起【声音】,过了片刻,巨龙带火星的鼻息从视界里挪开,被裸体美少年占据后,阿尔贝利希才恢复了神智。
 
    【深夜来访的不速之客,我有些问题需要解答,而那个答案和态度将决定你的未来。】
 
    对直接把意思灌进脑袋里然后转化为侏儒语言这一闻所未闻的技能,最初的讶异过后,阿尔贝利希迅速产生了不适的生理反应。死尸般的肌肤变得更加苍白,冰冷水珠不断从额头、背后及腋下渗出划过肌肤带来低温的触感,某种东西压在胸口上让他几乎就要呕吐。
 
    没办法吐出来,那是个没有形状的团块、名为【恐惧】的漆黑疙瘩,在即将就此窒息过去之前,黑龙摩擦牙齿的刺耳噪音让他回过神来拼命的摆脱这种丢脸的状态,连续三次想要发出声音说些什么,张大的嘴里只能送出蚊蚋一样的鸣叫。
 
    【背囊里的水拿出来喝吧,时间很充裕。唯一注意的是编造、掺杂虚假情报对寿命没有任何好处。】
 
    少年一边送来这样的讯息,脸上也摆出温和态度。警告所持的压迫并未因此有所减少,被洞察一切的败北感将阿尔贝利希的最后幻想也碾压的粉碎。
 
    卸下隐藏在斗篷下的盛水皮囊,带甜味的泉水浸润快要冒烟的咽喉,按住那颗反复加速骤停的心脏,阿尔贝利希小心翼翼的抬头望向那张神态安详的脸庞。
 
    【那么,从你深夜来访有何贵干开始说吧,阿尔贝利希先生。】
 
    脑内鸣动的语调里充满了安详,隐隐又感到些许戏谑。
 
    这个少年,是超出这个威尔特所能认知的存在。
 
    阿尔贝利希连哆嗦都难以为继的身体,深刻理解体会到了这一点。
 
    %%%%%%%%%%%
 
    ps:酒精考验之后回来更新,女人拼酒真可怕,白酒和啤酒混在一起灌你……不行了,我待会儿还得去吐……
------------
 
4.信息
 
    [[[cp|w:228|h:218|a:c|u:www.13800100.com/chapters/20131/2/www.13800100.com]]]不是什么上品的红茶将恰到好处的清香溢满房间,配上木桌正中显然是新摆上去的的一盆水仙成功营造出某种颇有温馨感的独特氛围,置身其中的安德烈.热兰咽下一口红茶,故作姿态而闭上的眼睛再次张开后,进门第二次摇了摇头,脸上兀自挂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身为雷萨维骑士庄园领负责采购的下人,安德烈不可能出入什么上档次的场所,到阿尔贝利希的作坊谈生意次数到相对较多些,对这里的环境也比较熟悉。眼前整齐清爽、宽敞明亮并且很有那么一点……品味的客厅实在难以和以前那个肮脏、狭小、阴暗、潮湿……的【窝】之间画上等号,眼前的现实和固有认识之间强烈差异带来违和感,这让他产生对此次工作能否顺利完成的疑问。
 
    莫非是母神从沉眠中苏醒,用大能的力量改变了贪财懒惰的肮脏侏儒?这也未免太过神迹了,和笑话一样蹩脚冰冷。
 
    “热兰先生,红茶还和您口味么?不妨也试试点心吧。”
 
    甜心曲奇和蛋糕摆出诱人食欲的造型,无论是木制盘子还是盛放物都是普通农户的奢侈、贵族眼中的垃圾。可调和上眼前的亲切笑容后确实的起到了放松的效果,安德烈再次打量起这个作坊中另一道多出来的风景。
 
    粗布亚麻制作的夹襟短外套,其上有不少裸露出少年肌肤的破洞以及扎眼的补丁,脏兮兮的双手和脸庞,鸟窝般乱糟糟的头发扣在上面,琥珀色的闪亮眼睛镶嵌在这样一张不算搭配的脸上。
 
    一个随处可见的乡下少年,没什么亮点。安德烈确认了这个直观映像,开始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的姿态提问。
 
    “你是阿尔贝利希雇佣的仆役吗?”
 
    “回您的话,我是阿尔贝利希师傅最近收留的学徒。”
 
    低头回话的少年摆出恭顺的笑脸,对这似曾相识的笑容感到满意,背脊惬意的靠上椅背,中年男人的脸咧出一个似乎亲切的微笑。
 
    “打哪疙瘩来的?怎么想到在阿尔贝利希手下干活?”
 
    “我是拉塔托斯克山谷外黑森林的住民,上个月又是干旱又是森林大火的,根本没法过日子了,只好带着弟弟出来逃荒,到达这个沼泽的时候,好心的阿尔贝利希师傅收留了我们,不但给我们一口饭吃,还收我做包食宿的学徒……感谢母神玛法的福音,不论到哪里都有善人。”
 
    【原来是个逃荒的傻小子。】
 
    恍然大悟的安德烈除了好笑外还多了一点鄙夷。好心的阿尔贝利希师傅?包食宿的学徒?这实在是今年最佳笑话。和阿尔贝利希之间有过不止一次打交道的经验,安德烈对那个侏儒的吝啬特性有着深刻的体会。除非神经错乱,那个混蛋绝不会去发什么善心。相信这种无稽之谈还不如试着相信东边的鬼畜兽人很爱好和平之类的疯话。当然,这两者都没有存在的可能。
 
    那个守财奴不过想要一个不需要支付薪水的仆役,把这个呆呆的憨小子打发出来招待客人,而自己躲在工作室里折腾一些不让【学徒】接触到的技术――这种行为无疑佐证了安德烈的结论。
 
    看穿了阿尔贝利希的小算盘,安德烈浅笑了一下,模仿着曾经偷看到的子爵大人的喝茶姿势,蹩脚的举起茶杯,猩红色液体浸润干裂的嘴唇,流过泛白的舌苔,最后灌进满是燕麦的胃袋里。
 
    “萨尔维骑士阁下需要一对能够充分体现身份的戒指……老实说,很难想象这样的乡下作坊能够做出符合我们要求的东西。无论是经验还是资质,比你们优秀的店有很多。只是骑士大人考虑到长期以来生意上的来往,最后还是决定将这单生意交给你们。最为对这个恩赐的回报,你们必须竭尽全力完成那对戒指。要知道,那对骑士大人有着重大的意义,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
 
    做作的表情为话语里居高临下的谎言增添了真实感,同时还附带了一些不那么掩饰的恐吓,在这些组合背后的真实不过是个低俗笑话。
 
    依然挂着一丝变化都没有的纯洁亲切微笑,市侩的阴霾似乎沾不上这个少年。在那个可以拿去当【亲切笑容标准】的表情下,安德烈的脑子莫名的有些迷糊。
 
    “能够得到骑士大人的垂青已经是我们的荣幸,将制作有重大意义戒指的工作交到我们手上更是无上的荣光。小店必定投入最好的技术和材料以报答这份青睐。不过,我们想知道的是,萨尔维骑士阁下需要一款怎样的戒指?”
 
    谦卑语气下的现实问题一下子将安德烈从得意忘形的非日常表现里拉了回来。
 
    款式?这个单词一下子就命中了安德烈的软肋,难道真的要复述他主人的那段原话?
 
    【充满贵族风情格调,体现高雅品位的订婚戒指,价格方面尽可能的便宜。】
 
    很明显,不管是怎样的单纯傻小子,听过这番话都会意识到作为一个每年只能从自己那片方圆6公里的采邑庄园领收取些谷物肉类外带数量稀少的皮斯托尔(pistole注1)、里阿尔(liard)的【骑士老爷】,那位阁下的愿望和支付能力显然存在距离。
 
    “说起来,小店正在进行优惠活动呐。戒指类的商品也在其中,安德烈先生,您有兴趣先看一下吗?”
 
    少年从托盘后面取出一块类似菜单的薄木板递了过来,装订在上面的泛黄羊皮纸在安德烈眼前翻动着。没受过什么教育的安德烈只能看明白各种首饰的图形,下面的文字和数字难度过大而直接放弃,疑惑不解直接写在了他的脸上
 
    “我店最新推出的套餐服务,就由我来介绍一下吧。”
 
    亲和、充满阳光的微笑淹没了视觉感官,安德烈开始聆听从少年口中脱出的每一个字。
 
    半小时后,怀揣《套餐服务单》的安德烈十二分满意的走出了沼泽边缘的小作坊,他没有能够直接做成生意,不过有更有价值的信息可以拿去向他的主人交代,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
 
    套餐享受的折扣、分期付款、长期顾客优惠……这些新鲜名词对手头有点紧的萨尔维骑士等于切实的好处、有利到不行的优惠条件。必须抢在那个守财奴阿尔贝利希知道自己徒弟的蠢事之前报告给骑士大人,然后签单、付定金这么简单而已。
 
    他必定能够通过这次的事情获得骑士大人的称赞,甚至可能会加薪。而这都要感谢阿尔贝利希那个单纯到近乎愚蠢的年轻学徒。
 
    安德烈几乎要称赞那个藏青色头发的乡下少年――齐格菲.奥托.李林。
 
    “一个不错的顾客,也是一个好人。下次见面的时候,发张卡片给那位安德烈先生也不错嘛。”
 
    卸掉营业用礼仪微笑的模板,推上那扇最近修缮过的铁箍木门,不像是嘲笑的冷淡声音和少年转身的动作同步,围着曲奇、蛋糕和红茶流口水的两个生物闪电般的缩回自己的座椅,背脊挺得笔直。
 
    绕开两尊端正的坐姿塑像,身体的重量回归到自己的座位上。右手在小桌子上敲击着无声的节奏,一言不发的少年让死亡般的寂静吹走了房间内的温馨空气,龙穴附近的肃杀静静的充填进来。
 
    连心跳都会冻结的诡异气氛在红茶注入茶杯的流畅翻腾声响起后消失无踪。阿尔贝里希快速吸进大量空气,然后逐步调整放慢呼吸节奏。无论感受过几次,那种沉重的压迫感作用于身体的感觉都无法适应。冰冷、沉重的铅水浇铸全身的重压和窒息从身体里退潮,呼吸趋于平稳的侏儒探探身子,小声探询着:
 
    “真的要接这桩生意吗,阁下?”
 
    “难道你有什么高见吗?【阿尔贝里希师傅】?”
 
    加入类似磨牙声反诘从侧面粗鲁的插入,阿尔贝利希被身旁这个明显不是善意的语调吓得缩起了脖子。在他右手侧坐着的藏青色头发、有着可爱面孔的男童正瞪视着他,琥珀色的瞳孔里涌动着不加分毫掩饰的威胁和警告。
 
    就算幻化成了人形,而且还是以6、7岁人类男孩的外表进入这个小作坊开始生活。尼德霍格的体力和玛那依然十足充沛。一个稍微用上点力气的巴掌对侏儒而言都是回归母神身边的单程车票,能把铁板轻松咬断的利齿间歇性的摩擦无时不刻在提醒打过【龙之财宝】主意的阿尔贝利希――曾经身为一家之主的他,在这个家里的层级已经沦落到甚至低于蟑螂、老鼠,随时处于命悬一线的高危状态,为了维系宝贵的生命,没有更好选项,只能无条件的服从两个入侵者。
 
    告别了小酒馆里的朗姆酒和女人们,整理垃圾、打扫收拾、修缮作坊、自己做饭……属于未知领域的生活习惯侵蚀替换了阿尔贝利希所熟知的生活节奏,凌驾于肉体疲劳之上的精神创伤总是挑起他对【偷盗龙之财宝】这一愚行的懊悔,并不断的放大增幅着。
 
    “我当然不会去做送钱的蠢事,但是只把眼睛盯在眼下的几个小钱上,就商业行为而言,则是毋庸置疑的本末倒置。更多的关注一下周遭的情报做出长远的规划,一点小小的让利有时候就能为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回报。”
 
    送出冷彻如观众般的客观评语,李林接过尼德霍格递过的茶杯,轻轻的吹散氤氲泡沫,淡淡的语调继续着。
 
    “现在先把生意上的事情放一下,回到前面的议题上来。因为客户的需求,那些东西的进度要比之前提早一天来完成。请抓紧时间,否则你的晚饭量真的很难得到保障哟,阿尔贝利希师傅。”
 
    误以为是女性哭泣般的疾风吹过房间一角,阿尔贝利希在最后一个音调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动了起来,房间里已经看不见侏儒,工作间的门不断传出敲击金属的密集噪音。
 
    “如果是令人满意的表现,我也不介意提高伙食的等级,甚至是分红的比例。”
 
    铁锤的呐喊和风箱叹息一下子变得的更加大声,节奏也变得更加急促。
 
    “有需要我的工作吗?阁下。”
 
    需要协助阿尔贝利希的工作在上午就已经完成,但对自己主人存有一个初步认知的尼德霍格并不认为自己有机会闲下来。
 
    李林的确有相应的安排,只是内容并不在尼德霍格的想象范围内。
 
    “去外面闲逛,晚饭前记得回来。”
 
    “是……这样可以吗?”
 
    “不要把自己暴露在人前,暗中观察人类小孩子的生活形态、交流谈话的方式。我希望两周后病愈的【弟弟】不会傻乎乎的用满口老头子语气和别人交流,那样还不如直接给你挂快【黑龙】的牌子到处去晃悠。”
 
    龙族的茧居族特性让【幻化】的实际效果打了不少的折扣,几乎可以说是破功。无论外表变得和人类小孩的相似程度有多高,表达交流时总是会流露出生存周期差距过大带来的代沟问题。让这样一个家伙跑来跑去吸引奇异的目光显然不行。索性以【水土不服、正在调养】的理由进行消毒处理的同时也腾出了转型所需要的时间。
 

欢迎转载北京赛车走势图彩控_北京赛车走势图彩控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北京赛车走势图彩控_北京赛车走势图彩控官网 » 是只把眼睛盯在眼下的几个小钱上就商业行多的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