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看着便是攻击之阵,而刘表的荆州兵阵

分享到:
  然而此刻,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正是李林看到黄忠弯弓搭箭之后的吼声,还有刘表阵中响起的一阵鸣金之声。
 
    “哈!”李林身后骁骑营忽然冲了上去,但是一听对面忽然响起了鸣金之声,立即停了下来,而赵云也已经反应了过来,立即一抬手中的枪,制止骁骑营再上前。
 
    “唔?”黄忠听到了这鸣金之声,皱皱眉,疑惑地望了一眼身后,随即回头,又看到了冲上来的骁骑营,和赵云的动作,心中不禁佩服赵云,犹豫一下,眼睛一眯,猛地一箭射向赵云面前一丈外的地面。
 
    “嗖……砰!”但听一声霹雳之响,赵云只见一道寒光逼近自己,正要举枪抵挡之时,却听的一声轻响,而自己面前一丈开外激扬起了一点沙尘,待得面前尘土缓缓散开,赵云惊见丈外那处插着一柄箭支,大小如短枪一般,箭头已经深深埋入地面,尾部翎羽尚且还在颤抖不停,如此巨大而又精美的箭支,此刻犹是发出一阵“嗡嗡”之响,而观此箭支周围地面,竟是如同蛛网一般的裂开了。
 
    “嘶…………”两军中皆倒抽一口冷气,实是想不到黄忠竟有如此绝技,这要是射在了自己的身上,那可是一种什么样的局面啊!众人连想都不敢想…………
 
    李林虽说早已知道黄忠本事,然而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喃喃的说道:“我……我靠!这么牛逼!不会吧!”
 
    赵云心中更加是无比的震惊,暗暗想道:“若是此箭方才射向自己,自己纵然是用出全力,还是没有万全把握。”黄忠的弓箭,不是生在了速度,而是生在了力量,这样巨大的箭矢,激射过来,想赵云这般的本事,定然可以发现,并且有机会抵挡,但是当不当的住,可就不一定了,这样力气的箭矢,纵然是自己可以挡到,之气方向偏离,但是也是会射在身上,如此的威力,就算是没有射到要害,自己也会上的不轻啊!
 
    “下次见面,当用此箭败你!”用手遥遥指着赵云,又指了指赵云面前的箭矢,黄忠铿锵说道,此刻,就算是他穿着一身低级将领的铠甲,两军之中亦无一人敢出言笑话,因为黄忠已用自己的无力,更有自己的绝技,震慑住了他们!
 
    “呼…………”重重吐了口气,虽然心有余悸,但是赵云冷依旧笑一声,淡淡说道:“下次见面,莫要做了我枪下之魂!”黄忠面色一愣,丝毫无动怒之色,摇头微微一笑,一抱拳,拨马便走。
 
    “此人!乃是典韦之后的又一劲敌!”赵云看着黄忠离去的背影,幽幽对自己说道。
 
    “呜呜…………”既然两将交战不果,那还等什么,斗将不成那么唯有短兵相接了,同一时间,两军中阵响起一阵战斗的号角,随即刘表阵营内便是震天的擂鼓之声,而李林这边,又是令旗飞舞,下达这一个有一个的命令。
 
 第八十六章 乌桓轻骑
 
    双方的主将后退,士兵上前,这就是要大战了,李林退后,而刘表也是同样,双方摆开了真是,但是可以看出来,李林的兵阵乃是攻击的阵型,而刘表的兵阵更是善于防守,这并不是这刘表不是要攻打李林的兵阵,而是因为刘表并没有太多的骑兵,而只能靠大部分的步兵攻打李林的兵阵,但是李林可不是,本身就控制着大汉天下最大的产马地,战马自然是补缺的,最前排的,当然是善于搅乱敌人的大阵的骑兵了,所以看着便是攻击之阵,而刘表的荆州兵阵,就成了防守之阵了。
 
    “骑兵冲阵!”张郃一声怒吼,按照正常的惯例冲击刘表兵阵。
 
    “此地对骑兵不利,尔等莫要心俱!”握着一口宝剑,刘表遥遥指着李林方喝道:“杀!杀幽辽军一人,赏百钱!杀幽辽军十人,赏千钱!杀一员幽辽铁骑,赐十金!杀,擒李林者,官升三级,封列侯,赏黄金十万两!”
 
    “嘿!”李林
    “呵呵!”李林摇头一笑,随即正色说道:“好了,不说笑了,还是先击退刘景升再说吧!”
 
    李林冷冷的看着刘表的荆州兵大阵,邪笑这说道:“呵呵,刘景升,你也太小看我幽辽铁骑了!你以为你站在高处就可以地当初我幽辽军的铁蹄吗?哼!”
 
    而幽辽军的骑兵部队,冲在最前,便是那蹋顿带领的乌桓骑兵,没人身背长刀,背后八把投枪,威风凛凛,来去如风,乃是李林麾下的一支轻骑部队,现在那是在太史慈麾下,太史慈已经从青州调回,这麾下最精锐的部队当然不会落下,而写这是不对的统领可是李林的老丈人啊!
 
    在前方的蹋顿望着面前密密麻麻的枪阵,冷笑一声,随即便对身后乌桓骑兵大喝道:“投枪准备!”
 
    “喝!”随着三千乌桓骑兵一声大喝应和,将背后的投枪拿了出来,举起做好准备的动作,蹋顿又一声爆喝道:“掷!”
 
    只见三千杆精铁打造的战枪被他们用力丢出,直奔刘表的荆州兵大阵,这可比三千支箭支要令人震撼地多,仅观刘表军前排举着长矛的士兵脸上的面色就可以明白。
 
    “啊!”望着天下黑压压的一片,冲在最前的刘表军惊呼一声,气势顿时为之一扼,更有甚者,有的士卒竟楞神望着越来越近的战枪,呆若木鸡。
 
    “嗵,嗵!”随着一阵一阵巨响,乌桓骑兵投掷处的投枪,一个个如同尖刺一般,从天上射下来,蕴含着巨大的冲击力,你再厚的盾牌,在这样的投枪面前,防御力根本就是零,一支支投枪射下来,直接将荆州兵穿了一个糖葫芦,插在了地上,有的就算是举着盾牌的,也只是减弱了一些投枪的冲击力,投枪照样穿过了盾牌,插进了盾牌兵的脑袋,这样的威慑力,刘表军中顿时一片大乱,无数惨叫声此起彼伏,久久不绝,就连后面没有波及到的士兵,也是被吓得不敢再向前走一步。
 
    

欢迎转载北京赛车走势图彩控_北京赛车走势图彩控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北京赛车走势图彩控_北京赛车走势图彩控官网 » 所以看着便是攻击之阵,而刘表的荆州兵阵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