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尚竟然直接跟马超翻脸超是小人幸好马超的心

分享到:
 聪明人之间的对话,当然是不必挑明,张纮和张昭倒是因为这个犯了难,周瑜何等聪明人,加上身边鲁肃也不是善茬,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主意,但是现在周瑜竟然不发表言论,书信之中只是将前线的情况言明,显然是周瑜害怕给自己担上责任,所以要将此事让孙权决断,无论以后发生什么,或是孙权后悔了,都是跟他周瑜,跟前线的将士们没关系。
 
    可是孙权现在还找上了张纮和张昭,这俩人还不明白,自己哪里敢瞎说,张纮拱手道:“既然公瑾要主公决断,那还是主公拿定主意的好!”毕竟君是君,臣是臣,虽然张昭,张纮德高望重,对孙家更是有大恩,但是该说的话说,不该说的话哪里能够妄言。
 
    孙权也是看出来了张昭和张纮话里的意思,竟然还跟周瑜一个样了,难道自己就真的这么可怕吗?孙权心里有些不乐意的想着,嘴上缓缓道:“此等军国大事,怎么好让我一人决断啊!”
 
    周瑜在书信中虽然没说,但是意思清楚,北方形势大变,但是很倒霉的,孙权也算是搅和了进去,如今李林没死不说,更是打的刘和连连败退,本来十几万二十万大军,竟然被处于劣势的李林给打败,刘表是率先将兵马撤了回来,毕竟被李林打疼的滋味还没忘,已经撇清了关系,等着安然再加过年了,但是孙权这边却是迟迟的没有退兵。
 
    面对李林前些日子面对天下的叫嚣,却是让孙权和周瑜,甚至整个江东变色,但是这孙权不是刘表,周瑜也不是刘表麾下那些蔡瑁,蒯越可以比的,周瑜一早就想过,孙去若是想要称霸天下,与这李林必然会有一战,不!不能说是李林,而是与北方的诸侯必有一场大战,本来孙权之偏安一隅还好,但是突进有了竞争中原的资本,那就是淮河流域,那么这样的战争定然就在不久的将来。
 
    周瑜虽然没有亲自跟李林打过交道,但是李林的威名怎么可能没有听到过,更是见识过李林麾下将士的厉害,而刘和呢?周瑜是真没怎么看得起,甚至在传来李林被刘和算计而死时候,周瑜是那么的看不起李林,竟然被刘和这样的算计。
 
    所以面对刘和,当然是要好过面对李林太多,不管是周瑜,孙权,亦或是刘表,蒯越等人都是这样想的,但是如今李林回来了,刘表是知道李林的厉害,所以赶紧就被吓跑了,而周瑜是不在乎李林的厉害,依旧在硬挺着,虽然不会跟李林的兵马交火,但是也是静观其变,若是出现大变定然会有动作,甚至知道了李平从田豫这里抽调了兵马支援北方,周瑜都是按耐下来等待着机会。
 
    当然了,周瑜并不像刘和赢,更不想李林赢,最好就是两方大战之下,损失惨重,这样孙权一方尽得渔翁之利,剩下那个软趴趴的刘表,对于周瑜来说就是一个小虾米了。
 
    可是,李林几场在北方漂亮的打仗震惊的天下,就连周瑜都不得不佩服李林,还有其麾下的人才,但是周瑜在震惊的同时,便更加的害怕这李林的实力,竟然以胡人兵马抗下了刘和和东羌的十几万大军,放给周瑜自己这里,周瑜自愧不如。
 
    既然是敌是友不明朗,那么就要看对方是强大还是弱小了,周瑜是一直想着要跟比自己强的人做朋友,但是不是抱大腿,而是想着要有一天比他更强,可是兵马调动之事,是进是退,对于周瑜来说就不一样了,劳民伤财,打了几个月,僵持了几个月,难道看着李林赢了就退回来,这不是周瑜的性格,但是大局所在,周瑜必须要考虑这些,可是又怕被职责,更是怕孙权的不满,所以这一切的一切都推给了自己的主公,孙权…………
 
    孙权紧盯着眼前的两个人,张昭和张纮吞吞吐吐,犹犹豫豫,不敢说话,面露苦相的又会看给了孙权。
 
    “诶…………”孙权忽然哀叹一声,一脸的死了爹样子,悲伤道:“当年兄长临终之时,将江东托付我手,其实我知道,兄长哪里是托付给我一个黄口小儿啊!其实兄长是在将江东托付给向二位先生这样的老臣手里,因为兄长信任你们,信任你们会为我孙家,会为江东尽力,两位先生,我知道,你等是觉得说出了心中之言可能会让我不满,但是我要说,这江东不是我的,不是任何人的,而是我江东子弟所有人的,二位先生只要是为了我江东子弟着想,有何不可说的,就算是我孙仲谋不乐意,但是只要是为了江东着想,也由不得我孙仲谋!”
 
    “主公,你这是…………”张昭和张纮一听孙权这话,简直就是在臊他们,面色立即红了起来,很是尴尬…………
 
 第一百八十七章 又是一年(1)
 
    可以说孙权这招是用的阴损的,竟然用孙策来压面前这两位老臣,二人都是忠良之人,肯定是满心的羞愧,之位孙家服务多年,如今孙权这不是变着法的说自己不忠吗?古代武人死战,文人死谏,孙权这么说,直接在张纮和张昭的心中激起千层浪。
 
    二人当然是满心的不满,知道孙权是在激自己,但是又不能跟自己的主公面前说出真心话吧,而孙权都这么说话了,你要是在不说点话,那就更说不下去了。
 
    张昭和张纮立即拱手道:“主公,我二人认为…………”
 
    要么不说,要么还抢着说,孙权心中邪邪的笑了两声,连连对张昭和张纮摆手,道:“呵呵!二位先生不必多想,某也只是一时感慨罢了,二位先生有何话尽管说!”
 
    张纮,张昭看了看孙权,二人再对视了一样,目光交换之下,那就按照惯例来呗,张纮率先说道:“…………”
 
    时间继续推移,隆冬越来越深,也就预示着新年的到来,也是一年中最隆重的传统节日,而每年过春节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新年在先秦时叫“上日”、“元日”、“改岁”、“献岁”等,到了两汉时期,又被叫为“三朝”、“岁旦”、“正旦”、“正日”;魏晋南北朝时称为“元辰”、“元日”、“元首”、 “岁朝”等;到了唐宋元明,则称为“元旦”、“元 ”、“岁日”、“新正”、“新元”等;而清代,一直叫“元旦”或“元日”,一种说法是,我国古代的字书把”年”字放禾部,以示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由于谷禾一般都是一年一熟。所”年便被引申为岁名了。虞舜时期,舜即天子位,带领着部下人员,祭拜天地,从此,人们就把这一天当作岁首。这就是农历新年的由来,后来叫春节,春节过去也叫元旦,春节所在的这一月叫元月。夏朝用孟春的元月为正月,商朝用腊月为正月,秦始皇统一六国后规定以十月为正月,汉朝初期沿用秦历,公元前104年,天文学家落下闳、邓平等人制订了《太初历》,将原来以十月为岁首改为以孟春正月为岁首,后人在此基本上逐渐完善为我们当今使用的阴历,落下闳也被称为“春节老人”。
 
    而作为一年最隆重的节日,对于如今混乱的天下来说,是多麽的奢侈,李林一方那有心思过春节,大战过后,深冬的来临就是给百姓最大的打击,本来好不容易安定了一段日子的老百姓,面对这样的寒冬,战争,杀戮充满了身边的一切,恐慌不说,粮食根本就不够过冬的了。
 
    幸好李林在最寒冷的日子之前将战事解决,算是告一段落,战事可以暂停一段时间,但是这安抚民心可是不能停下了,在许昌坐镇的邴原可是忙坏了,身边董昭,陈群等人更是整日脚打后脑勺,李林刚刚站稳中原不久,家底甚是微薄,还没开始攒呢,就碰上了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有余粮,也已经用在了战场上,所以面对着中原各州的饥寒的百姓,邴原不得不着手向各大世家大户伸手了。
 
    “大人!”一名文士来到了邴原的面前,对邴原道:“许昌城中,以及豫州各处的世家大户的代表九成都已经到了辽侯府外!”
 
    “好!”邴原背对着文士重重的说了一声,缓缓道:“长文!你立即去请孔融,华歆还有几位城中名士!”
 
    “是!”原来文士正是陈群,如今已经是这豫州的别驾,如今也能在邴原身边帮忙这些的事情了。
 
    跟邴原说完,陈群就立即出了门,毕竟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干。
 
    “诶…………”邴原听到了陈群离开的脚步声,缓缓的回过身来,满脸的劳累与痛苦,幽幽道:“看来!这一会就要指望着我们这些老家伙的脸面了!”
 
    跟世家要钱要粮,一般都会会给你一句“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何况李林跟世家的关系紧张,能有九成的世家前来许昌,一部分是真的给李林面子,另外大部分是畏惧李林手里的兵马罢了,既然能够给他们请来,当然就要想办法从他们的嘴里扣出一点食来了,毕竟这成千上万的饥民对于邴原或者是李林来说,可比这些富得流油的世家要重要得多…………
 
    而李林一边了,在这长安城之中,兄弟们倒是要比四处的征战要好得多,但是李林也消停,虽然攻打长安很是顺利,但是可不要忘了,西面还有仨货呢,那就是韩遂,张鲁和袁尚,前两个倒是好对付,让李林给忽悠的一个来一个来的,但是这个袁尚,李林真是低估这小子了,也可以说是低估这小子麾下谋士的实力了。
 
    “嘶!嘿嘿,头儿烤的肉就是香啊”冬天吃烤肉和火锅是多么爽自然不用说了,这两个做法到时方便,在长安城中,可是还有着一片片废墟,这可都是做过大汉皇宫的地方,经过了钟繇,袁尚,还有刘和的几次修缮,虽然还是无法恢复到当年大汉皇宫的气派辉煌,但是要说这富丽堂皇还是可以达到了,王昌是在城破的最后关头投降的,所以这城中到时免遭了一次的破坏,而现在,这里当然就是李林和他的兵马的撒欢之地。
 
    本来是宫殿的地方,如今已经支起了火堆,还有几个大鼎,大鼎里面烧着水,而另一面的火堆,上面在靠着羊肉。
 
    “兹啦兹啦!”的声响传来,烤肉的香气弥散开来,让一旁的小子们直流口水。
 
    另一面,大鼎中的水也烧开了,李林赶紧放了一大堆的作料,然后就开始下着牛肉片,青菜,跟种各样的配料有的连这些个胡人都没讲过,倒不是没吃过,这帮大老爷们吃东西,清一色的狼吞虎咽,甚至压根都没看吃下去的东西是个什么样子…………
 
    “啪!”
 
    “别动!没好呢!”李林很是不满的拍在了一支要上前偷吃的手上,不是别人,正是豹哥。
 
    “头儿…………”豹哥满脸的悲伤,那样子可是比自己打了败仗还要痛苦,郁闷道:“我都快饿死了!”
 
    “等一会!等一会!”李林没好气的说道:“又不是没吃过!”说着,再一看一旁的去卑,卡夫罗他们,样子其实都跟豹哥差不多,就连那孙观和彭脱都是一脸死了娘的样子,李林笑骂了一声,道:“你们这帮小子,饿死鬼托生!”
 
    “报…………”一人飞速的跑了进来,对李林拱手道:“禀告主公,马超将军传来书信!”
 
    “嗯!”李林点点头,上前去看书信,身后一大帮正在商量一会吃饭是不是该排队,而排队的顺序是啥,一看李林的视线离开了架子上的烤肉,鼎里的火锅,众人立即撒了欢。
 
    “嘿!”豹哥率先出击,轻笑一声上前,扭下来一大块头就往嘴里塞,身后去卑也不甘示弱,一个大步窜上来,去掰下羊腿,而另一面,孙观和彭脱倒是文雅一点,跑到大鼎的旁边,拿着碗筷,在里面挑着已经差不多熟了肉片,看到菜叶啥的竟然还不吃,直接又给扔回了锅里。
 
    还么拿到书信的李林听到身后的声响,立即回头一看,众人已经开始打快朵姬,李林立即骂道:“妈的!老子还没放盐呢你们就吃!”但是这么说也无法阻挡众人的恶魔之手,李林喃喃的骂了几句,回身,接过来传令兵手里的书信。
 
    “嗯?”打开书信一看,李林的面色立即变了,变得极其阴沉,跟身后的场景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简单啊…………”看过书信,李林自顾自的嘀咕了一句,马超传来的书信,正是说了袁尚那边的动作,韩遂几乎已经中计,只等着向了李林效忠而被当枪使去打袁尚了,但是本应该跟李林示好的袁尚,竟然反常的对马超大为不满,李林本以为只要自己言辞恳切,加上马超与袁尚的那一层关系,会让袁尚明白一点,别打自己的主意,但是现在看来不是这样的了,袁尚竟然直接跟马超翻脸,咄咄逼人,还谩骂马超是小人,幸好马超的心性已经改了很多,不然的话,放在以前早就冲动的打了起来,而现在面对李林没有命令不允许主动出战的将令,马超也没有轻举妄动。
 
    更加离谱的是,张鲁竟然忽然发兵偷袭韩遂后方,马超立即猜到,张鲁这是没有被李林忽悠住,而是被袁尚那边忽悠住了,马超这才想起来马超麾下两个十分厉害的谋士,自己也都见过,赶紧给李林发来书信解释,虽然并没有对李林造成什么损失,但是计划没有成功,肯定是一个大问题…………
 
    “许攸!荀谌!”李林眯着眼睛,看着宫门外还在轻飘飘落下的雪花,喃喃嘀咕着,这两个名字自己是多么的熟悉,河北大战之时让他们跑了,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还会碰上,并且给自己上眼药…………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又是一年(2)
 
    “头儿!咋啦!”豹哥那这个羊腿过来,作势是抵在了李林的嘴边,是给李林的吃的。
 
    “靠!”李林骂了一句,将书信递给豹哥看,道:“这他么的袁尚!给脸不要脸!”
 
    豹哥嘀咕一声,道:“头儿!不认字!”
 

欢迎转载北京赛车走势图彩控_北京赛车走势图彩控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北京赛车走势图彩控_北京赛车走势图彩控官网 » 袁尚竟然直接跟马超翻脸超是小人幸好马超的心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